珊罗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珊罗门户网站>教育>帮孩子扣好人生“第一颗扣子”

帮孩子扣好人生“第一颗扣子”

2019-12-02 16:17:18 来源:珊罗门户网站

“熊海子”在课堂上很吵,很吵闹。老师能惩罚他站着跑吗?

9月下旬,广东省人大常委会首次审议了《广东省学校安全条例(草案)》(以下简称《草案》)。该草案计划成为国内第一个以立法形式给予教师受教育和惩罚的权利,允许教师采取教育措施,例如命令学生在特定条件下站立和慢跑。

这项规定有必要吗?惩罚站立、奔跑、体罚或变相体罚是一回事吗?教师、家长、教育工作者和法律工作者对这项规定有什么看法?最近,记者进行了多次采访。

起草新规则:允许教师“惩罚学生的站立”和“惩罚学生的奔跑”

据报道,《广东省学校安全条例(草案)》规定,中小学生违反学校安全管理规定,在上课时间向他人投掷硬物、推推搡搡搡、竞争、制造噪音、强迫复印作业,尚未达到应采取纪律处分的程度的,班主任应予以批评,并可采取与其年龄和身心健康相适应的教育措施,如责令其站立和慢跑。然而,《草案》也特别强调不实施体罚、变相体罚或其他侮辱学生人格尊严的行为。

早在两个多月前,党中央、国务院就发布了《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其中还明确规定:“制定实施细则,明确教师的教育惩戒权。"

在国家新办今年7月9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表示,根据《教育法》和《教师法》的相关规定,教师有义务批评和抵制在教学和教育过程中不利于学生健康成长的现象,即他有责任和义务对学生进行管理教育。然而,由于过去缺乏严格的程序性规定,教师无法行使受教育惩罚的权利。突出的表现是一些老师现在不敢也不愿意照顾他们的学生。事实上,这是对学生不负责任的态度。此外,还有一些过度的纪律处分,甚至体罚学生,这是不适当的,也不应该。吕玉刚说,目前社会上也有一种现象。一些家长对老师对孩子的批评和教育不够理解,甚至造成了家庭和学校之间的冲突。因此,规范和明确教师惩戒权的实施细则是我们的责任和义务,以帮助儿童从小就扣上人生的第一个扣子,从而有利于学生的全面健康成长。

吕玉刚说,根据《意见》提出的要求,下一步是重点关注教师受教育权和纪律权问题。首先,应该阐明基本原则。教育和纪律的目的是关注教育。实施教育和纪律是出于对学生的关心和保护,也是出于促进学生健康成长的愿望。二是研究制定具体实施细则,明确教师教育处罚权的实施范围、程度和形式,规范教育处罚权的行使,促进广大教师热情关心学生,严格管理学生,促进学生健康成长。三是抓紧修订《教师法》的相关规定,从法律规定上进一步明确教师在教育中行使惩戒权,确保教师有效行使惩戒权,提升教师的勇气和良好管理,保护教师合法权益不受侵犯,维护教师尊严。

心理学专家:学生应该为不良行为负责

中国教育发展战略学会安全教育委员会副主席、心理学教授项英认为,草案中规定的惩罚是处理威胁他人安全的事件(如推搡和投掷硬物)的方法之一。治疗的目的是告诉学生付出代价并为他们的不良行为承担责任。老师命令学生慢跑和站起来只是控制学生不当行为的有条件的手段。这项规定可以在实践中培养和培养未成年人的责任感以及对他人生命和人格的尊重。

项英认为,判断惩罚学生是体罚还是教育手段不在于对“程度”的把握,而在于出发点和目的。“对于惩罚和惩罚,无论多么轻,都不应该,如果有歧视、蔑视,那就不应该更多。然而,如果一个人在下命令前与被命令的人交流,解释他的行为给他人带来的伤害,惩罚只是对自己的行为负责的一种方式,这种方式可以让学生感受到他们正在经历的痛苦,从而体验到别人经历的痛苦,最终学会推动别人并控制自己的行为。”

项英说,保护未成年人的内涵不仅应该是“鼓励”和“欣赏”,还应该是挫折教育,让他们学会承担责任。否则,最终被教导的人会变成自私的人。

教师:可以把握教育处罚权的边界

广州市越秀区中兴小学校长林伟珍表示,作为一名小学教师,她认为有必要制定法规,赋予教师受教育权利。为了保证师生的安全,对学生负有管理责任的教师不仅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维护校园秩序和安全,还可以尊重教师的受教育权。

在林伟贞看来,草案明确规定“采取适合其年龄和身心健康的教育措施”,这就对教师实施教育措施提出了“适度”的要求,“边界”不难把握。

西关培英中学老校长刘小玲说,教师应该因材施教,让学生犯错。在她37年的教学生涯中,她从未打败过任何学生。经验丰富的老师都知道如何积极引导和鼓励学生。

她说,英国和美国的许多发达国家也允许体罚学生,但对殴打的地点和强度有详细的规定。“严师出高徒”,刘小玲认为,对拒不服从的学生进行适度的惩罚不仅可以锻炼身体,还可以起到教育和惩罚的作用。但是,有人建议,跑步的惩罚不应该耗尽学生的体力,站立的惩罚不应该是无限制的,最多只限于一个班。

父母:有明确的奖惩是非常重要的。

罗女士的儿子在小学二年级。她认为,对幼儿来说,适当的惩罚是必要的,可以起到威慑作用,达到规范行为的目的。然而,她认为有两点需要注意:第一,学生的身体状况。无论如何,学生的人身安全应该放在第一位。第二,教师应该根据事实来惩罚学生,并清楚地告诉他们什么是错的以及如何纠正。教师在批评学生时不应人身攻击或侮辱学生的人格。他们应该得到明确的奖励和惩罚,学生也应该在纠正后给予肯定。

关于惩罚的“程度”,罗女士认为让孩子站15-20分钟,在操场上跑2-3圈更容易接受。

刘,家长,也同意草案的规定来惩罚站立和跑步。她说现在她儿子的老师普遍鼓励他们的孩子。例如,如果学生表现好,老师会给他们小贴纸、笑脸或感谢信。“我认为这很好,但也因人而异。荣誉感弱的孩子可以受到适当的惩罚。我认为最好惩罚跑步,因为孩子们平时锻炼不够,可以利用这个机会锻炼。”

然而,刘女士特别指出,最好不要在所有孩子面前惩罚站立和奔跑。她建议学生们可以被带到办公室单独处罚,或者可以允许他们放学后跑步。“否则,他们总是会在其他孩子面前受到惩罚。孩子们很容易感到不尊重。”刘女士还认为,因材施教也很重要。教师应该为不同性格的孩子采用不同的方法。

方女士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她的大儿子在读初中的第一天。长子在小学时受到老师的惩罚。“只要老师批评孩子做了错事,我可以接受,但前提是不要侮辱孩子。”方女士认为老师在惩罚学生时应该考虑学生的自尊。“孩子在公共场合受到批评,心里会难过,自尊心也会受到影响。因此,我认为以积极的方式引导儿童,而不把他们推向相反的方向,将会更好、更有效。”

《文广日报》全媒体记者林夏虹

(编辑:高红霞、罗宇)

幸运快三手机APP 澳门新濠天地 北京快乐8投注 重庆彩票网 河北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