珊罗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珊罗门户网站>财经>房地产信托“踩雷”不断,转型也需防风险

房地产信托“踩雷”不断,转型也需防风险

2019-12-02 19:12:56 来源:珊罗门户网站

自今年年初以来,信托风险暴露速度加快,房地产信托经常遭遇兑现危机,损害信托公司和行业的声誉。与此同时,监管形势越来越严格。

一方面,信托业急需转型,寻找下一个可以替代房地产信托业务的收入支柱;另一方面,信托公司需要防范风险。对于信托公司来说,平衡两者之间的关系尤为重要。

信托业人士对《国际金融新闻》记者表示,风险防范和转型往往是矛盾的,信托公司面临很大压力。但是,在做好风险防范工作的同时,两者可以相互促进,完成转型。

雷声继续。

自今年以来,许多信托公司,如山西信托和中泰信托,经常遭受逾期付款危机。天丰证券研究数据显示,该信托在2019年大规模到期,尤其是6月和12月,届时将达到还款高峰。

此外,今年还出现了信托公司集体打雷的现象。此前,东方金玉未能偿还多项债务,涉及东莞信托、中海信托、中铁信托、中粮信托、贝瑞信托、中国建设投资信托等信托公司。凯蒂生态此前发布的《未偿新债公告》导致未偿债务达139.67亿元。其中,安徽国源信托、郭彤信托、兴业信托、AVIC信托等信托公司参与其中。

其中,房地产信托风险敞口加快。以《国际金融新闻》记者报道的吉林信托逾期事件为例。吉林信托不幸因融资性住房公司东方银座的流动性危机而“踩在了雷声上”。业内人士表示,目前住宅企业普遍面临融资紧张的局面。一些住房企业现金流紧张,以前无法偿还信托贷款,有些甚至濒临破产。今年,信托期限的绝对规模仍处于历史最高水平。到期日的分布呈现出前低后高的格局。房地产行业的风险敞口可能会加快。

信托内幕人士李林(化名)对《国际金融新闻》表示:“在房地产行业快速发展之后,房地产企业已经进入了从赛马圈地加速分化的阶段。对行业的了解和合作伙伴的选择成为信托公司房地产业务风险控制的核心环节之一。”

事实上,近年来,信托风险项目的数量不断增加。根据中国信托协会数据,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末,信托行业风险项目1006项,比2018年第四季度末的872项增加134项,规模从2018年第四季度末的2221.89亿元增加到2830.59亿元,比上季度增长27.4%。信托资产风险率为1.26%,较2018年第四季度末上升0.28个百分点。

名声不好

信任被视为中国金融中仅次于银行的“第二兄弟”,把它和“雷声”联系在一起确实有损形象。

乐进功能信托公司分析师廖何开对《国际金融新闻》表示:“廖何开对记者的分析表明,最近频繁发生的兑现危机更与市场环境和政策基本面有关。近两年来,国内外形势变化迅速,相应的政策也在不断调整。然而,信任建立的持续时间相对较长,建立信任时方向选择问题或控风考虑的范围较为宽松,环境变化较大,容易出现各种问题。在过去两年中,大量上市公司在贷款业务中遇到了问题,这是一个典型的案例。”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副研究员袁增庭也对《国际金融新闻》表示:“这主要与金融监管环境的变化有关。2018年颁布的新资本监管对非标准融资和渠道业务产生了收紧效应。”

此外,监管部门最近加强了对信托业房地产业务的窗口指导,导致这类业务规模被动调整袁增庭进一步指出,第二是金融部门经历了周期性下行调整,信用风险和流动性风险暴露增加。

“在新交易所的背景下,如果更多的信托项目逾期未交,将对信托公司的经营业绩和品牌形象产生负面影响,也会对整个信托行业的声誉产生不良影响。”李林告诉《国际金融新闻》记者,信托公司目前把风险防范放在非常重要的位置。许多信托公司实际上早在今年上半年就为可能的风险做好了准备,比如留出准备金。

风险预防与转型

面对房地产信托和渠道业务的双重压力,信托业正在积极探讨转型,积极寻找可以替代房地产信托业务的下一个收入“支柱”。与“转型”相对应的是“风险防范”。如何平衡两者之间的关系已成为行业挑战。

例如,一些分析师认为,国家对基础设施的政策支持非常强。为了抵消宏观经济下行压力,基础设施领域的金融投资不断增加。基本行业信托有可能在下半年成为增长最快的信托投资领域。

李林告诉《国际金融新闻》记者:“尽管基础行业信托基金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但风险仍需要严格控制。”如果增长过于激进,累积风险增加,可能会引起监管机构的注意。自今年年初以来,基础行业的信托产品也出现了许多违约现象,主要是由于相关信托公司的迅猛发展。

廖何开对《国际金融新闻》记者进行了分析:“风险防范和转化往往是矛盾的,更常见的是它们是一种平衡。目前,信托公司需要努力做好任何工作,而做好工作需要更大的努力和强大的抗压能力。我认为信托公司可以在此基础上,在风险防范工作中逐步完成转型。”

李林认为,转型的最终目标必须是更好地为实体经济服务。中国信托业协会在《中国信托业发展报告(2018-2019)》中指出,迅速增加资本信托在工商企业中的比重也是信托服务实体经济的重要方式之一。

廖何开告诉《国际金融新闻》记者,在商业风险仍然暴露的现阶段,信托公司对工商企业持谨慎态度。然而,实体经济也在经历一个创新和创新的过程。传统经济高度饱和,甚至产能过剩,但许多新经济体仍有望“耗尽”。信托公司也可以在传统业务的基础上,利用自身背景和历史形成的产业优势,逐步拥抱新经济,分享新经济带来的活力和增长。

袁增庭还告诉记者,面对“转型”和“风险防范”问题,在金融体系约束等现状下,信托选择相对被动。如果调整窗口是在三到五年前进入的,情况会比现在好。因此,对工商企业的信任支持关系到两个方面:一是经济结构是否由具有市场竞争力的工商企业主导;第二是金融体系是否足够市场化和放松管制。在漫长的中秋节假期里,许多房子都计划促销,但是“金九”热潮并没有如期到来。中原地产研究中心的统计数据显示,长假前两天,北京签署了4套新商品房和74套二手房。在上海长假的头两天,分别新建了136套和127套住宅网络标志。广州长假的第一天,206套公寓在网上签约。在深圳的头两天,分别有76栋和89栋新建房屋。与2018年的小长假相比,四个一线城市都有不同程度的缩减。

香港六合app 陕西11选5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黑龙江十一选五 德国pk拾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