珊罗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珊罗门户网站>社会>故事:被女同事陷害扣除3000奖金后,我想一法子让她再不敢耍

故事:被女同事陷害扣除3000奖金后,我想一法子让她再不敢耍

2019-10-23 14:55:52 来源:珊罗门户网站

应用作者:桃铁南子,每天读一些故事

“沈叔,你怎么了?合同金额增加了零。你没看到这么大的漏洞吗?”办公室传来苏愤怒的声音。

周围所有的同事都缩着脖子,一句话也不敢说。

沈叔吓得两腿发软,硬着头皮去了苏的办公室,咕哝道:“朱杰说已经检查过了,没问题,你可以直接拿走。”

“她说没问题,你可以直接寄给我吗?如果朱晓今天没有再次检查,该公司会造成多少损失。”苏颖的声音突然提高了几度。“任何工作的最后一步都是再次检查。这是常识。难道你不知道吗?”

"学习这么快,情商为什么这么低?"苏总叹了口气,“你以后出去好好照顾自己。你将离开,没有长久的记忆。”

沈姝大学毕业后就作为办公室助理加入了这家大公司。她的导师和苏一直是大学同学,所以特别推荐她来这里。

沈叔在大学里成绩优异,学习能力强,他的导师一直很满意。因此,当他进入公司时,他是一名办公室助理。促销渠道非常明确。办公室主任或苏秘书长。

公司里的人也能看到它。为了老朋友,苏颖一直想提拔沈叔为得力助手,所以他总是要求现任总经理秘书朱然有意无意地教她。

沈叔在回家的路上自责了数百次。“我没有长远打算。朱杰说,合同、声明等都需要最终检查。为什么我记不起来了?当朱杰明天从产前检查回来,听到这个消息,我会再次受到责备。”

想到朱然,沈叔就是一条腿软,怀孕的人脾气不好,但是朱然也没有经常打骂她,顶多是她上课时做错了什么,没有丝毫怜悯之心。

虽然她这么说,但她没有保留应该教给沈叔的东西。偶尔,我会告诉沈在工作场所要表达一些原则,比如做事要坚持三点,比如,工作场所不是那么残酷,但是你需要做一个善良的人。

这些话沈叔的母亲也经常说,有时候沈叔会感到骄傲,虽然他的母亲一生都是家庭主妇,但她仍然非常了解工作场所。

除此之外,朱然的倨傲性格似乎还留下了一些难以忍受的地方,但是严厉的老师培养出高水平的学生,她一遍又一遍地安慰自己,而她的导师在学校对她一直很严格,都是为了她好。

果然,第二天她一上班,朱然就把她叫过去,冷冷地说:“扣除这个月的奖金。”

“好吧,朱杰。”

沈叔离开的时候,他看着已经三十多岁的朱然,看着她微微怀孕的肚子,心里叹着气,“真是一场战斗。”

沈叔一下班就带着他最好的朋友周林去喝了一杯,喝了两杯酒,他的舌头肿了起来。

我心中的小情绪一个接一个地冒了出来,拉着周林的袖子哭了起来,“奖金不见了。哇,两三千美元足够我吃几顿饭了。我为什么要扣我的钱?”

沈舒淇盛气凌人地拍了拍桌子,然后打嗝,睡意涌上来,低声嘟囔:“显然不是我的错。”

星期一,林举起她的手,把她从梦中惊醒。她讨厌铁,说,“看看你毫无价值的外表。只有2000或3000元。花钱上一堂课更有价值。”

沈叔眯起眼睛,坚持和她争论:“这不是钱的问题,关键是我是对的。”

周林生气地笑了笑,突然摇了摇沈叔。她完全醒了,然后直着脸说,“沈叔,仔细听我说。如果你在我的指挥下,如果这种情况发生,我会骂你。”

“对老板来说,谁对谁错都没关系。重要的是能力和结果。只要不损害公司的利益,老板可以容忍有能力的员工有一台细心的机器,但他永远不会容忍一个不称职和愚蠢的员工。”

“你公司的合同终于交给你了。也就是说,不管之前哪一部分出了问题,最终都是你的错。这是老板想要的结果。”

“哦,是的,”周林抬起头,狠狠地敲了沈叔一下头。他看着沈叔,双手抱着头怒视着她。然后他说,“别傻了,把你的心和肺都倾注在每个人身上。心是邪恶的。也许你随时都会被别人出卖。”

周林在初创时期的言论肯定是基于市场经验。沈叔睁着眼睛试着听,但是醉汉越来越狂暴,她的上下眼睑被撕裂了很长时间。

周林想笑,把她拉了起来。“记得提防你的朱姐姐。走吧,我们回去吧。”

沈叔醒来时脑子里糊里糊涂的,只记得周林在她耳边说的最后一句话:“保卫朱杰。”她挠了挠头,想知道为什么。

九点钟的分针只是慌慌张张地走到沈叔面前把它打包,然后冲到公司。九点钟的分针刚刚走到“5”。沈叔感到一阵悲伤。就这样了,出勤奖已经没了。

她一到工作站,屁股还没坐稳,苏的电话就从里面打来了。沈叔在心里哭了。为什么苏总是知道她什么时候迟到?苏总是坐在办公室里盯着她看吗?

沈叔感到焦虑,走进苏的办公室,没有面对教训。苏只是示意她坐下,然后集中精力处理她手中的文件。她过了两分钟才站起来向她走来。

给沈叔倒了一杯茶后,苏颖总是直接开口,“沈皛,我从你的导师那里了解到了你的大学情况。标准优秀学生从未接触过任何混乱。”

苏勇喝了口茶,说道,“作为你们的领袖,我有义务教你们一些东西。你应该记住,现在你已经进入社会,做好你的工作只是你能力的一部分。你还应该学会处理复杂的人际关系,学会清楚地看到人与人之间的利益关系。”

“这可以帮助你更好地解决工作过程中遇到的问题。社会不是大学的象牙塔。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并不那么纯洁。尤其是当每个人都在同一个公司时,利益冲突非常明显。你必须明白,明白吗?”

沈叔没想到苏总会扔下一堆话。她不太明白,但她觉得苏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她违背自己的意愿点点头,开始在心里嘀咕。

你怎么总是认为苏总是有话要说?

看到她还在思考,苏总伸出手让她出去,期待着孩子能早点开始理解。

沈作词人很低,待人真诚。但她不傻。在她脑海中反复思考了几次苏的一般性话语后,她隐约觉得苏总是想告诉她,她应该学会提防那些与她有利害关系的人。谁对公司感兴趣?

林氏集团是公司的常年合作伙伴,每年他们都会派人去公司了解情况,确定下一年的合作情况。

沈叔的工作也很简单,接待访客。

工作结束时,朱然经过沈叔的工作站,问道:“你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了解到客人的饮食习惯、喜好和天气状况了吗?"

“好吧,”沈叔点点头,“我会起草一份菜单来选择。”

“是的,”朱然回答,“我也预定了酒店。你不用担心。”

“好的,谢谢你,朱杰。”沈叔一脸感激。

朱然正要走出办公室,突然转身说道:“沈叔,好好照顾你手中的东西就好了。不要担心其他任何事情,不要太紧张。”

这是一句令人欣慰的话,这是完全正常的,但这不是像朱杰这样轻蔑的人会对她说的话。

“我明白了,朱杰。”沈萧墅答道,但突然警觉起来。

也许这个家庭是出于好意。沈叔安慰自己,决定了解更多情况。我真的不怪她想得太多。那天,当她从苏宗的办公室出来时,她的导师也打电话给她,明确而含蓄地警告她。

周林、苏宗和他的导师,在经历了一连串的这些之后,沈叔的大脑变得愚蠢了,他隐约明白她可能无意中冒犯了谁。

然而,她没有想到朱然,因为那些看似高高在上的人暗中为难了一个小萌昕。想想看,她为朱然凌驾于所有生物之上的骄傲感到难过。

要不是她今天的话,沈叔估计她还在别人的身体里寻找答案。基于这样的想法,朱然罕见的“温柔话语”似乎让她变得粗心大意。

想到这里,沈叔立即开始查看朱然预订的酒店。五星级酒店是对的,但是五间双人房,你想让总经理和主任睡在一起吗?

在这种情况下,沈叔可以100%肯定朱然在修理她。今年游客数量暂时有所变化,具体名单将于今天发给沈叔。

但是朱然刚才离开的时候,他没有提到这件事。明天苏总是问,但又是她的错。沈叔不明白为什么她总是捉弄自己,而她显然没有任何罪。

还是先解决酒店的问题,想了半天,沈叔确定他没有勇气打扰苏总,所以她选择给对方公司的总经理秘书打电话。

电话一接通,沈叔就解释了他来的目的,有一句话:“你的朱书记已经负责这件事了。我不确定你的身份,也不能告诉你具体的人员。”

沈姬叔说:“我们可以加一个微信,然后我会给你我的工作证。一切都已经讨论过了。如果安排不好,双方的合作将受到影响,我们负担不起。”

但是对方还是那句话,不管沈叔说什么。

最后,沈叔反而平静了下来。她疲倦地按了下去,说道:“薛小姐,说实话,双方已经合作多年了。不管双方合作的总体情况如何,我很难不怀疑你私下与我们公司的一些人达成的协议。你认为如果你的公司领导知道你做了什么,你会留在公司吗?”

对方冷笑一声,沈叔刚想说点什么。“我知道,你认为我没有任何证据,但是你一直在这里纠缠我而不是尽快解释情况的态度可以很好地解释这个问题。你应该小心。”

“我真的以为我们公司的领导会听你的,小女孩,”另一个讽刺地说。

沈叔揉了揉眉毛,“啪”地一声挂了电话。愤怒始于他的内心。

她平静下来,过了一会儿又拨通了另一个电话,“林叔叔,最近怎么样?”

电话里传来亲切的笑声,“小叔,你好久没回家了。”

私人费用订了旅馆,沈书刚下楼,尖锐的汽笛响了。

周林下了车,跑到沈叔身边,喊道:“你能忍受,敢和我最好的朋友玩,看我收拾她。”

他正要打电话,这时沈叔按住她说,“算了,一个孕妇,你想干什么?再说,”沈叔揉了揉头疼的脑袋,林叔叔也说,“她只是担心她生完孩子回来后我会抢她的位置。如果她真的想对付我,她不会大惊小怪的。为了孩子的脸,算了吧。这是我们的美德。”

周林几次巡视她的脸。看到她真的没有生气,她说,“好吧,这次我们算了,但是你再也不能忍受了。我应该打扫还是必须打扫?否则,还有什么正义吗?”

沈叔看着她,笑道:“你认为你是自然人吗?”

“我没有,但我必须让她知道这件事。”

沈叔点点头,突然叹了口气。

周林咂了咂嘴,沉默了一会儿。“我在大学里告诉过你不要一直学习。看世界没什么坏处。现在没事了。被社会强迫直面内心难道不舒服吗?”

沈叔接着点点头。林书豪打了他一巴掌,说:“这是儿科医生。未来会有很多担忧。”

沈叔重重叹了口气。周林突然严肃地说,“姐妹们,但是你们永远不能忘记你们母亲的话。即使你看到了更多邪恶的心,你也必须是一个善良的人。这是我们的底线。”

沈叔抱住周林,委屈地说:“我只是觉得做一个成年人很累。”

在苏总开始破口大骂的第二天,沈叔报了订好的酒店,看着朱然苍白的脸。沈叔既有情感也有愤怒。

苏的眼睛在两个人之间转了几圈,最后说:“我们都出去吧。”

更谨慎的沈姝做得很好,朱然再也没有和她一起玩了。以前,被压抑的情感在黑暗的花朵绽放后消失在阳光下。看着朱然越来越大的肚子,她真的觉得那些事情已经结束了。

午休期间,沈叔在厕所里偷偷看小说时听到朱然的声音。“我已经复制了计划。吴先生什么时候想要?”

沈叔咬着嘴唇,仔细想了半天,以确保公司里没有吴先生。她下意识地打开了手机录音。她不得不说出一切证据。尽管她不知道具体情况,但先记录下来总是对的。

她耐心地听。朱然说:“你确定如果我给你投标计划,吴总会给我在贵公司工作的机会吗?”

沈叔紧紧地捂住嘴,不让自己出声,但她真的听不懂。苏从未说过她会解雇她。她为什么这么匆忙地跳槽?

这个项目投标对他们公司来说风险很大。如果成功了,公司将会再向前迈进一步,否则他们可能会失业。无论如何,她会和苏讨论这件事。

苏总是听沈叔的话,沉默了半天才开口:“沈,我不相信你,但是朱然已经和我在一起八年了。一旦她换了工作,这意味着她过去八年的所有努力都白费了,所以我必须更加小心。”

即便如此,沈姝走出办公室时听到苏打来电话:“制定另一个投标计划。”

沈叔不明白为什么,周林说,老板可以容忍称职员工小心翼翼的机器,但那是在不伤害公司的前提下,朱然这样做会损害公司的利益。

沈叔沮丧地给周林打电话。周林沉默了很久,说道:“我不像你苏那样了解朱然。但是有时候,即使你用自己的眼睛听到,用自己的眼睛看到,也不一定是真的。这个世界是真实的,很难说。”

沈姝只是觉得自己在工作场所有一些经验,却被这种感觉淹没了,失去了所有的信心。

沈叔的分数不够去竞标现场,但当项目总监回来时,他瞪着她,几乎没有直接跳到她身上。沈叔能够猜到项目部已经熬了几个晚上的投标计划不会派上用场。

苏总有一张冰冷的脸,一股寒意几乎可以具体化,但对朱然来说却是如此。她命令道:“朱然、沈和张主任,到我办公室来。”

沈叔的心掉进了冰冷的水里。她突然意识到自己被朱然骗了。她故意让自己听到对话。同事之间的阴谋也让公司浪费了时间和精力。她甚至丢了工作。

沈书刚关上苏宗办公室的门,一叠资料倒在朱然脚下。

苏宗被激怒了,愤怒地喊道:“朱然,我告诉过你,我可以一次又一次地在自己的指挥下做事。不超过三四个。合同是一次,林氏集团又一次。后来我警告过你吗?”

“你跟踪我多少年了?你应该知道我的脾气。这次,你不认为沈叔没有证据,我也没有证据。你真的认为我不知道你的把戏?”

朱然脸红了,说:“苏先生,我没有。”

“没有?”苏颖的声音瞬间又升高了。“那你可以向我解释为什么公司的竞标计划会出现在你的私人u盘里。这违反了公司的规定,你应该知道吗?”

“我……”朱然在哪里喏了半天,什么也没说。

“让我告诉你一些事情。你打算把计划卖给吴将军,对吗?后来你发现沈叔知道这件事,决定见机行事,不是吗?”

沈叔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层,连张主任都没有想到。

苏颖总是叹口气说:“朱然,工作场所的人应该聪明,但至少他们应该保持底线。我知道你一直担心,当你生完孩子回来时,你会变得沮丧。”

“我知道在那些日子里我也做过同样的事情,但这不能成为你一次又一次设计她的理由。我在想,如果你有一个稳定的头脑,沈先生努力工作,你们中的一个会成为董事,另一个会成为我旁边的秘书。”

“这么多年了,你也应该再向上迈一步,但是瞧,我现在还能离开你吗?公司能留住你吗?”

朱然一听,已经呆了一会儿。她没想到苏会总是做出这样的安排。她轻蔑的脸突然变得支离破碎。她走了几步握住苏的手说,“苏,苏,是我的错。请再给我一次机会。”

苏宗挥挥手说:“劳动法规定孕妇不能被解雇。当你过了哺乳期,如果你还想在公司工作,我不会反对。”停顿后,苏宗补充道:“从底部开始。”

这话一说,沈叔就知道苏再也不想呆在朱然了。爬上一个好位置花了这么多年。一旦回到解放前,像朱然这样一个倨傲的人怎么能接受呢?

朱然满脸泪水地走了出去。苏颖总是看着剩下的两个人,对沈叔说,“工作场所的人际关系既复杂又简单。你只需要记住“利润”这个词。然而,你不能向朱杰学习。为了利润,耍花招伤害他人,作为一个人的底线已经没有了。今天的事件是要给你一个教训。此外,请记住,这个月的奖金已经没有了。”

沈叔连忙点头。奖金是自愿扣除的。她看着坐得很紧的张主任,走出办公室,悄悄地关上门。她突然意识到苏不想让朱杰做这件事。她在她面前羞辱了她。然后她会重用张主任。因此,她不会在员工面前羞辱他。

想到这里,沈叔颇为自得,她的情商并不是低调无望,至少省下更多的经验,也能省回来。

当我再次想起朱然的情况时,我不禁对在工作场所是否友善以及如何友善产生了很大的感觉。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后,似乎有了结果。但是沈叔心里知道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作品的题目是:《你想在工作场所变得善良吗》,作者:陶铁南子。发件人:每天阅读故事应用,看得更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首先可以看到更多精彩的故事。